晚饭过后温珊珊的情绪还很低落,一直靠在房间里面发呆,白晟抱着孩子去了外面,楼下坐着很多人,唯独没有阿暖。

阿暖说她想要一个静一静。

“阿暖呢?”白晟说着已经看向阿暖的房间门口了,闵世言就是觉得,白晟这就是胡闹,明白着是给孩子制造压力。

本来是两三个人的事情,现在弄得一家子都很消沉。

不光是阿暖,就连白一现在都满脸的忧愁,大概是已经开始在担忧是给叫他后爸,还是温珊珊大嫂了。

其实要是平常人家,叫什么也都无所谓的,但如今这两个孩子明摆着是有意思,白晟这不是棒打鸳鸯,添乱么。

闵世言在楼下坐着,身边坐着爱妻谷忆旋和儿子闵越修。

闵越修今天回来的最晚,因为根本就没人去接他,他是接到了电话自己打车回的家,一进家门就看见了家里一群人,当即闵越修觉得自己又被他爸妈给抛弃了,想躺在地上打滚哭,但他还不等哭就看见了他爸不太好看的脸,又给忍了回去。

他开始还打听,但是听的也不是很明白,而后他又不听了,干脆坐下看结果。

“开下门,我有些话和你说。”白晟去敲了阿暖的门,谷忆旋有些担心的,孩子这个时候情绪化的,你别说着说着严重了,可就不好了,那样更麻烦了。

白晟倒是没有在意这些,抬起手又敲了两下门。

白晟没在说话,阿暖从床上下来给他开的门,门开了白晟低头看了一眼,跟着迈步走了进去。

头带红帽子人像摄影图片

阿暖看了一眼,转身前关上了房门。

白晟第一次进阿暖的房间,感觉像是个粉红世界一样,到处都是粉色,有点小公主的意思。

桌上放着温珊珊和阿暖的照片,也有别人的照片,但对于白晟而言,房间里人和关于温珊珊的的东西,都是十分醒目的。

看了一会白晟抱着儿子坐到了阿暖的床上,可能是坐下的关系,也可能是男孩天生就不喜欢粉色调的关系,白浩宇一看到房间里的颜色,就想要哭,白晟忙着哄了,还说了他两句。

“不喜欢也喜欢,没见过你这么挑剔的人,小心挨揍。”白晟一说白浩宇立刻就安静了,一点不想哭了。

阿暖看着,没见过这么小的孩子,走过去站在白晟的面前,低头看着白浩宇。

感觉上,白浩宇小小的,小的有点叫人害怕。

但是白浩宇长得却很好看,粉雕玉琢的,大眼睛毛嘟嘟,阿暖不看还好,一看白浩宇还流着口水笑了。

血脉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让他们一见如故。

“他笑了。”阿暖忽地脱口而出,一说完就脸红了,但还是站在一边忍不住的看白浩宇。

白晟松了一口气,觉得这是个好的开始。

“你要不要抱抱?”白晟说着要把儿子交给阿暖,阿暖可不敢抱,忙着摇手。

“没事,他很结实,摔不坏。”白晟怂恿着要给阿暖抱白浩宇,阿暖就是不敢抱,但还是很想要靠近时的,看着白浩宇朝着她笑,她就心里一阵阵的激动不已。

“你坐下,坐下抱着他,不至于摔倒。”白晟到底还是怂恿成功了,阿暖想了想坐到了床上,白晟起来把儿子给了阿暖,阿暖和哪怕,担心的手脚都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但一旦白浩宇到了她的手里,她就不那么的害怕了,反倒是有种异样的感觉,很模糊,她说不清,但她知道,她并不排斥这种感情。

抬头阿暖看了一眼白晟,激动的笑着,白晟起身把儿子扔给了阿暖,自己去房间里看有关于温珊珊的东西。

阿暖很奇怪,不明白白晟想要做什么,但怀里抱着小宝宝呢,她不敢大意,总是盯着白浩宇看的。

白浩宇也盯着她看,好像是知道什么一样,总是朝着阿暖笑。

白晟看够了,转身回去拉了把椅子坐下,看着安暖的。

“你很喜欢温阿姨?”白晟问的很奇怪,阿暖想了想点了点头。

“有多喜欢?”白晟的问题愈发的奇怪,而阿暖有些奇怪的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也喜欢你温阿姨,你知道有多喜欢?”白晟很想找个人说说心里话,但他说不出来,不管是对着陌生人,还是战熠阳那样的朋友,但对着阿暖他能。

阿暖皱着眉,没有回答。

“佛说,五百次的擦肩而过才换来一次回眸,我相信这句话,更相信阿难说的,喜欢,可以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为换她一次回眸。”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阿暖很奇怪的表情,从来没人这么说过话。

“我也不太清楚我在说什么,但我是真心喜欢你温阿姨的,那种喜欢是宁愿化身石桥也要喜欢她的喜欢。”

“石桥?什么是石桥?”

“石桥是一个典故,有人叫它石桥禅,说的是个故事,悟的是一个禅意。”

“不懂。”

“不懂没关系,你还太小,长大了就懂了。”

“那谁是阿难?”

“阿难是个佛陀的一个弟子,曾喜欢过一个女子。”

“那你给我说说他的故事,喜欢那个女子的故事。”阿暖突然很好奇起来,白晟不经意的笑了笑,跟着坐在椅子上面给阿暖讲起阿难喜欢那个女子的故事。

从前有一女子,被阿难喜欢上,从此便再也无法忘记。

一天阿难对佛祖说,我喜欢上一个女子,佛祖就问他,你有多喜欢,阿难就说,我愿化身石桥,受那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她从桥上经过。

听完白晟的故事阿暖抱了抱怀里的白浩宇,问他:“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我想让你知道一件事情,我又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也不知道怎么和你开口,但是这是个秘密,关于你的秘密。”白晟看了一眼打算睡觉的儿子,伸手抱了过来,只是简单的拍了两下,儿子就睡着了。

阿暖十分吃惊的看着白晟:“他为什么这么听你的话,他还很小。”

“因为我是真心爱他的,像是他真心的喜欢你一样,看你就笑了。”白晟的回答让阿暖愣了一下,很久才问:“你想和我说什么?”

“你要不要听一个故事,关于我和你温阿姨的?”白晟没有很大的把握,一点点的试探着,阿暖点了点头。

“我认识你温阿姨的时候是很早之前的事情,她很倔强,也很坚强,我们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直到有一天,我听人说,她曾经有一段不愉快的感情,留下了一个不能陪在她身边的孩子。

那个孩子想必是她最宝贵的,所以她尽力的保护着那个孩子,为此甚至不能把孩子留在身边。”

“为什么?”阿暖不理解,既然很宝贵,为什么还要分离呢?

白晟觉得这个问题问的很好,禁不住笑了笑。

“我认识你温阿姨的时候,你温阿姨在帮忙一个组织做坏事,我也是组织里面的人,之前的事情我不清楚,但是,你温阿姨是有苦衷的。”

“你们还有组织?”

“已经被歼灭了,我们早就弃暗投明了,你能接受我们,给我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么?”

“我还小,不明白你说的事情,你跑题了。”阿暖好笑的提醒,她并不害怕白晟。

白晟也笑了,对阿暖这个孩子还是有些意外的。

“认识之后我们一直没什么交集,但后来我们在国外见到了对方,而当时你温阿姨喝醉了,结果我们就成了酒后乱性的牺牲品。

但是当时我还是有些清醒的,我本来有机会阻止你温阿姨,但是我最终没那么做,跟着你温阿姨一起沦陷了。

事后我想和你温阿姨说清楚,和她说我想和她在一起的事情,但她睡醒后便扔下了我一走了之,这让我十分的气愤,感觉自己被人给糊弄了。

我用了很久找到你温阿姨,但是你温阿姨不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只好对她纠缠不休,直到她答应我为止。

起初我一直不知道你温阿姨为什么不答应我和她的事情,我能感觉到她也不是不喜欢我,但我也问过,她就是不肯说出来。

一次意外,你温阿姨怀孕了,有了我的孩子,我兴奋的不行,以为我们终于要修成正果了,结果你温阿姨却要打掉我和她的孩子,这让我备受折磨,更加无法理解。

也是到后来我才想起来,原来你温阿姨还有个孩子在这个世界上。”

阿暖的脸色渐渐的失去血色,似乎是已经感受到了什么,红润的小脸有些白了,用那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白晟。

白晟只是说:“在我的一再努力下你温阿姨答应把孩子生下来,我并不知道你温阿姨的想法,但是她并不感兴趣我和她结婚的事情,我对她求婚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们也因为这些恼火闹情绪,但是我们应该是爱着对方的,所以我们在一起。

只是,你温阿姨的心里一直有个牵挂,她总是害怕,夜里有的时候为了这个牵挂睡不着,也会喊她的名字。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这一切,但你温阿姨心里最牵挂的人一直都是那个孩子,为了这个孩子不和我结婚,也不给我的孩子名分。

我以为你温阿姨是个很自私的女人,那种自私到让人憎恨的女人,但是我爱她,我希望她能幸福。

为此我才会来这里找你,请求你的原谅,给我们一次机会,也给你温阿姨一次重新生活下去的机会。”

白晟说着突然的站了起来,怀里还抱着儿子白浩宇,竟看着阿暖要给阿暖跪下,一时间吓得阿暖不等反应过来便把白晟给扶住了。

“你要干什么?”阿暖震惊的瞪大着眼睛,整个人都脸红了。

又气又恨的,好歹也是个大人,怎么干这么愚蠢的事情,闹得是什么乌龙,有意思么??

但有没有意思那是啊暖的想法,白晟却没把这件事当成是个玩笑!富二代app安卓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