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为了战熠阳的一句话,许荣荣耐心的等了两天,而这两天许荣荣也真的是看见了什么是焦头烂额,应顾不暇。

因为许荣荣的事,战熠阳的公司股票跌停,新传媒那边也是每天负面新闻不断,再这么继续下去,许荣荣真的要坐不住了。

战熠阳晚饭都没有时间吃,一直坐在家里忙事情,许荣荣突然觉得自己很多余,象个累赘似的,什么什么做不好,就连在家里坐着,都能给人盯上,被人陷害了都不知道因为什么。

快要十一月的天了,许荣荣竟能感觉到一阵阵的发闷,在房间里坐不住,站不住,只好穿了件衣服一个人走了出去,出去前许荣荣看了一眼战熠阳,战熠阳在忙,她不忍心打扰,她也想一个人静一静。

出了门许荣荣一直朝着一个方向走,走着走着天空飘起了雪花,想到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许荣荣仰起头看着。

雪花洋洋洒洒的从天而降,清冷的风吹着,似乎是不愿意它们落到地上,但它们最终还是落下,不管是凝结成冰,还是汇聚成水,这一刻的它们看着也不管有多美,落下后,终究失去了它们自己。

其实下雪是很自然的一种天气,但不知道是为什么,这时候的许荣荣内心世界十分的脆弱,好像是一个无端端走失的孩子,无人问津,也没人能够懂她。

置身天地之间,许荣荣转动着娇小的身躯,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多余,存在的没有意义,也没有目的。

许荣荣心里挺难过的,看着范军因她而死,却什么都不能做,一点忙都帮不上,看着范军的父母悲泣欲绝,她就只能站在外面站着,甚至不敢走近她们,她的心如同刀割,不知何去何从。

许荣荣突然觉得世界很残忍,残忍的把好人带走,留下了坏人,坏人还在逍遥自在,而好人却要受失去亲人的折磨。

走着,雪下大了,许荣荣就有些迟疑,是走还是回去?

正待许荣荣犹豫的时候,一辆看似熟悉的车子停在了许荣荣的面前,许荣荣左右看了两眼,这个时间,林辰来干什么?

那些清新唯美的纯情女神合集

林辰没下车,车子里面一直坐着,双目盯着许荣荣看,许荣荣站了一会,最终还是选择走了过去,停下弯腰朝着车子里面看了一眼,大冷的天,来她家门口干什么,还不死心么?

许荣荣这两天都没看见林辰,一方面发生的事情太多太突然,她无法顾及这么多,一方面她以为林辰终于想通想明白了,没想到今天又来了。

“上车。”许荣荣一过来,林辰便把车门给推开了,许荣荣向后本能的退了一步,注视着林辰没动。

虽然是下雪了,但许荣荣没觉得天气很冷,相反,她觉得有些闷。

“你先上车,我带你去个地方,你去看看就知道了。”等不到许荣荣说林辰才这么说,其实都是骗许荣荣上车的话,但许荣荣觉得蹊跷,忍不住就上了车。

许荣荣上车才觉得有些冷,林辰勾起唇角突兀的那么一笑,觉得许荣荣挺傻的,明知道外面冷你还在外面散步,脸都红了还不上车,非要他说谎骗她才行。

许荣荣上车一直搓手,林辰看了许荣荣一会,把暖风开大,调转车头直接开了出去。

起初许荣荣真的以为林辰是要带着她去看什么,而且她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林辰知道一些范军的事情,起码是些蛛丝马迹。

但许荣荣万万没想到,林辰竟然把她带到了一家高档餐厅里面。

进门前许荣荣还抱着一丝丝的希望,结果都上菜了,许荣荣想到自己或许是受骗了。

若是每天,许荣荣会对着林辰发火,甚至会扬长而去,但今天,许荣荣却没那么做。

看着林辰许荣荣也只是淡淡的松了一口气,其实回去了她也是担心战熠阳,担心范军的父母,还不如留在外面看看雪,心情还会平静一点。

转开脸许荣荣看着外面,雪还在下,地上已经铺了白色毯子一样的雪,行人都驻足仰望天空,就连车子也都放慢了速度,不知是躲避路滑,还是在好心情的看这场突来的雪。

“你不吃点?”要吃饭了,林辰问许荣荣,许荣荣才转过脸看林辰,继而看看自己面前的牛排和红酒,第一次,许荣荣又在一个外人面前想喝酒的冲动,但最后还是忍住了,觉得那样做战熠阳会生气。

许荣荣拿起刀叉吃了点牛排,一边吃一边想着事情,林辰那边主动和许荣荣聊起天。

“你在担心范军的案子?”林辰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些,能让许荣荣伤神应该也只有这些。

许荣荣没回答,只是低头吃着东西,一口口的无声吞咽着。

林辰突然发现,许荣荣这样的一个女人,安静下来也是要人心疼的,而那种心疼已经开始无时无刻的牵动他的心了。

林辰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是这样,对一个不漂亮,也不是多好的女人动心,但在他看来,即使这样也没什么。

“知道金岳霖么?”林辰忽然的问,许荣荣抬头看着林辰,一开始满脸的莫名其妙,而后点了点头,回答:“知道。”

“那一定也知道林徽因和梁思成。”许荣荣不知道林辰为什么会问起这些,但想了想确实知道,便点头答应了。

“那徐志摩呢?”林辰再度问了个奇妙的问题,但许荣荣依旧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说说你的看法。”林辰端起酒杯摇晃了两下,继而喝了一点,许荣荣眉头皱着,要开车的人还喝酒,不是好习惯。

“不多喝,一点点。”看出许荣荣在想什么,林辰直言笑着。

许荣荣想了想也不再理会喝酒的事情,也确实是闲来无事,说起了林徽因的事情。

“我没什么看法,只是几个人而已。”许荣荣心里确实这么想,知道也只是知道,其他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也就不愿提及了,更多的是许荣荣没记住那么多。

林辰倒是笑的儒雅好看,还说:“我大学的时候听过很多对爱情坚贞不移的女生说过,都很羡慕林徽因,喜欢她人间四月天的人也很多,有些,还很崇拜其中的三个男主人公,而我始终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许荣荣想了想:“她们崇拜的不是里面的人,也不是任何一个谁,只是一个故事,她们只是对故事充满幻想。”

“怎么讲?”林辰颇感好奇,许荣荣大抵已经忘了自己大学时候的样子了,只是记得确实有这么一堂课,是专门讨论林徽因与三个男人的感情的,课后老师还安排要每个人都写一篇自己的感悟,而她的是最不合格的。

因为她谁都不喜欢,还对当时的故事人物给了个评击。

不巧,当时许荣荣的老师是个十分崇拜林徽因的人,结果许荣荣的读后感被视为不用心之作,还为此要求重新写一篇。

“林徽因是个聪明绝顶的女人,分明是爱着徐志摩,但是她知道她嫁给梁思成才能过上安逸的生活,起码这个男人是会对着她好的人。

她的人生在没有离开人世之前都是幸运的,十大免费最污的软件芒果视频她有一个深爱过的男人,一直证明她爱过,她有一个爱她的丈夫,证明她也被爱过,她还有一个蓝颜知己,愿意为她终身不娶的人,证明,她是个很幸运的人。

一切看似那么的简单,但是……

一切其实也都只是个假象,欺骗了她,也欺骗的世人的假象。

我一直觉得,林徽因就是太聪明了,但聪明的她并不能左右人生,特别是她死后的人生……

路都是一个人走的,你永远都不会明白,与你结伴而行那个人在想些什么,正如另外一个人也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她看似被三个男人爱了一生,可事实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谁都说不清楚。

她死时,病痛缠身,年纪轻轻。

她是因为废寝忘食,因为操劳过度,是不是我们就可以这样立即,她也因为没人从旁悉心照料。

她是个相夫教子的女人,曾帮助丈夫完成过很多的工作,她丈夫的荣誉里,一定也有她的功劳。

但她并没有留住丈夫为她永远的守候,试问一个真正爱她的丈夫,又怎么会在她死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娶了自己的学生。

徐志摩走在了她的前面,但徐志摩明显难逃多情浪客的嫌疑,因为徐志摩的一生留下了太多的情爱。

至于金岳霖,我一直觉得金岳霖这个人是真心爱着林徽因的,但后来我也想,既然是爱着,为什么没有一直守着她,在林徽因那些疾病所累,颠沛流离的日子里,为什么不见他的影子。

好多人都觉得他们爱的都是林徽因不屈的性情,绝世的才情,世人怎么会知道,到底他们爱的是什么?”

或许就是爱上林徽因的美貌了呢,许荣荣其实一直这么想,毕竟,那时候的林徽因确实是个美人坯子,若不然怎么会就人走茶凉呢?

许荣荣的一番话大概是林辰这辈子听过对林徽因最受打击的一席话了,感觉上好像上辈子许荣荣和林徽因就是仇敌,这辈子才一听说林徽因三个字,就是如此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