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免费最污的软件下 宋临仙进门,各个房间都看了一遍,见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大松一口气。

她顾不上放下肉和菜,就先到墙角阴凉有些杂草的地方挖了个坑,把从公园里移出来的那棵聚灵草种下。

把土填好,宋临仙想了想,又去外头移了些杂草进来做了掩护,叫人看不出聚灵草和别的草之间有什么不同,又再三的观察,没有任何的异常,她才洗手做饭。

因为惦记着聚灵草,宋临仙做饭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同时,也不想做什么复杂的饭菜,简单的弄了些汤,又把剩下的馒头热了热,炒了个蕃茄鸡蛋,拌了黄瓜,五花肉和小油菜炒了一锅,就算是做得了。

她才把饭菜摆上,宋德和方芳就下班回家了。

宋临仙赶紧给两个人盛汤,又出去喊宋玉仙和宋文彬回家吃饭。

宋玉仙就在古月家,宋临仙一喊她就听着了,答应一声就往回跑,宋文彬在小胖家,离的稍远一点,半天才磨磨噌噌的回来,他站在门口瞪着宋临仙,瞪了好一会儿,啐了一口:“不是个玩意。”

宋临仙微眯了眯眼睛,在宋文彬进门的时候,悄无声息的一绊一推。

就听咚的一声重响,宋文彬直接跌了个狗啃泥,原先挺白嫩的一张脸整个着了地,鼻子碰破了一大块,嘴里都嗑的流了血。

“小弟。”宋临仙做出一副着急的样子:“文彬你怎么了?哎呀,都流血了……”

她又着里头着急的喊着:“爸,妈,文彬碰着了,流了好多血。”

“什么?”方芳也顾不上吃饭,放下筷子就跑过来,一看宋文彬脸上都是血登时急的眼都红了:“文彬,怎么,怎么碰了一脸血,这可怎么办?”

庭院角落蹲坐着的美女阳光洒进她的肩头

宋德也跑了过来,看了一眼啥话不说,背上宋文彬就往外跑。

宋临仙一看明白了,这应该是找大夫瞧了,立时对方芳道:“妈,爸没带钱,您赶紧带上钱跟着。”

方芳吓的六神无主,听宋临仙一提醒,立刻回屋拿了钱就往外跑。

一边跑还一边嘱咐宋临仙:“临仙,你好好看家,别到处乱跑。”

宋临仙答应一声,忍笑送方芳出门。

等到她回到厨房里的时候,就看到宋玉仙一丝着急的样子都没有,正稳稳的坐在桌前吃饭,那一盘油菜炒五花肉已经下了一少半,应该都是宋玉仙吃的。

宋临仙目光微闪,心里对宋玉仙更加厌恶。

她宋临仙和宋玉仙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以后知道这些,宋玉仙陷害她也就算了,可宋文彬却是宋玉仙的弟弟,宋文彬碰成那个样子,宋玉仙竟然一点都不着急,还能趁着别人都忙活宋文彬的时候把好的饭菜都据为忆有,宋玉仙的心肠都有多冷硬?

难怪上一世能那样的害她,不只害她,连宋玉仙自己的家人,还有她的丈夫都算计进去,真可谓心硬如铁了。

不过,宋玉仙再怎么心狠,也比不过她的姐姐,真正的宋家人宋宝珠,如今应该叫沈宝珠才对。

一瞬间,宋临仙心里转了无数个想法,她叹了口气,坐下吃饭。

吃饱了之后,宋临仙也没指望宋玉仙帮忙,她把拨出来的饭菜放到锅中,又把碗洗干净,把厨房收拾好了就回屋去了。

过了约摸有一个来小时,宋德背着宋文彬回家。

宋临仙过去看的时候,就见宋文彬脸上贴了纱布,应该是包扎过了,他一直哭,方芳着急的围着他转,许下好多的好处,才哄的宋文彬不哭了。

宋临仙过去说了几句话表示关心,见宋文彬不理会她,也不想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就跟方芳说了一声,自己回屋写字去了。

这一天,宋家过的十分的精彩,宋文彬脸上疼,一会儿一闹,搞的方芳和宋德也没什么心思吃饭,睡觉都睡的不踏实。

好容易熬到后半夜,宋家人都睡着了,院子里一片安静。

而一直等着机会的宋临仙悄悄的穿好衣服下了床,她推开门,看到外头月光照下来,十分的明亮,墙角里,那颗聚灵草顶上的两个果实已经由青转红。

宋临仙一笑,轻轻走过去,蹲下来静静守着。

她知道,聚灵草成熟就在今天晚上了,要是过了今晚这个最好的时间点,聚灵草的效用就要大打折扣的。

等了一个多小时,就在宋临仙都快要睡着的时候,终于看到聚灵草的果实由红转变淡紫色。

她笑了,伸手利落的把两个果实采下来,捧着飞快的跑进厨房。

厨房中的炉子这会儿烧的正欢,她放了锅和开水,把果实放进去熬煮,煮了十五分钟,把锅端着进洗手间,洗手间里有一个小浴缸,宋临仙把水倒进去,又倒了些凉水,随后就脱了衣服泡进浴缸中。

聚灵草虽然名叫聚灵,但是凝聚灵气的作用并不大,它最主要的作用就是洗髓,自然,也有些聚灵的作用,洗髓之后,会凝聚一些灵气到身体里,以助修行。

这个在无尽大陆那个灵气充足的世界根本没有什么稀罕之处,但是在地星,那就是十分珍贵的灵植了。

真正要聚灵草发挥效用,其实还应该配合别的草药炼成药丸子用,但是宋临仙现在条件不允许,再者,聚灵草采摘之后,过了一个小时不用就会失去效果,所以,她只能将就着熬成药汤来洗浴用。

宋临仙整个身体泡在水中,过了没有五分钟,就觉得身体内骨骼肌肉都在疼痛。

就像是有一些细小的如牛毛一样的针在慢慢扎进身体里,往身体里头狠狠的钻着。

先是带着麻痒一样的疼,后头是深入骨髓般的疼,这种疼慢慢加剧,到最后,竟是那种撕裂身体的剧大的疼痛,能叫人死去活来的疼。

为了不惊动宋家人,宋临仙忍着痛,不发出一点的动静。

好在,这种疼她在无尽大际修行的时候也经过许多次,已经有了些抵抗力,所以能够忍受下去。

要是换一个人,只怕这会儿已经疼的大喊大叫,或者疼昏过去了。

宋临仙疼的额上身上直冒汗,大量的汗水出来,又有药水补充进去,身上更疼了。

慢慢的,她的身体里渗出一些灰黑色的脏污,脏污渐渐布满全身,除了眼睛之外,全身上下都变成了灰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