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琴说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自己有点搞笑,然道自己在这些人眼里就是个胡闹乱跑的主儿?

   当马从马厩里牵出来后,兰琴对英达尔道:“多谢王子,王子今日怎么没去参加狩猎?”

   “昨日射箭的时候不小心拉伤了手,今日打算歇歇的。”英达尔道。

   兰琴听说英达尔受伤,连忙关切地问道:“可看了大夫,如果没有,我营帐那边梁大夫医术很好的。”

   “已经不碍事了。侧福晋是有什么急事,小王护送你去吧。”英达尔见兰琴很着急的样子,说道。

   “不必,有他们护送。”兰琴立刻拒绝道,她可不想让四爷瞧见,不然那个男人又得小性子了。

   “你们不一定能找得到。我昨日看了一眼他们今日狩猎的路线图的,大抵能顺着他们的路线找,否则你们这样跑出去,怎么找?”英达尔道。

   兰琴一听,还真是这个道理。自己带着这几个护卫,如何去找行猎的队伍呢?刚刚自己只顾着要马,却没有想到这一茬。

   “那就有劳英达尔王子了。”兰琴道,她在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那厢,康熙正站在马车上,手里拿着单筒望远镜看着前面的鹿群。其他人也开始加快速度,挥舞着手里的长刀。一群受惊的梅花鹿正在用尽平生的力气奔跑着,踹息着。

   它们的眼里全部都是惊恐和慌张。死神的收割机如镰刀一般,正在收割着它们的性命。

   不断有同伴倒下,鲜血迷茫在鼻端,生和死就在一线之间。

   粉艳美眉粉面笑脸俏媚迷人

   梅花鹿们开始分散奔跑,它们似乎已经预感到今日的命运,如果不分开,只能在一起被猎杀。如果分开,或许还能逃掉一些。于是,鹿群边开始分散奔跑了起来。

   跟在康熙四周的四爷他们跟着鹿群的分开,他们也自动分开追击那些鹿群。康熙身边最后只有四爷这一组跟随,其他人都分散开去追击猎物。四爷却没有离开,那是因为昨晚那件事让他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小心。那些人隐藏在暗处,他们到底还有什么行动,都是无法预料的。

   四爷以及德川大久保带着各自的人跟随在康熙四周,继续追击往正前方逃跑的鹿群。

   且说,兰琴与英达尔,还有几个十爷的角力骑着骏马狂奔在康熙行猎的路线上。他们已经看到有猎物倒在地上,无人收拾。

   兰琴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但愿不要发生什么,但愿一切都还没有发生……

   兰琴一边跑,一边心里默默念叨着,再快些,再快些,马上就要追到四爷他们了。

   那厢,“康熙”仍旧举着单筒望远镜在看鹿群的奔跑方向,完全没有留意他自己的马匹开始出现焦躁的表现。

   四爷与大久保虽然跟随着康熙,可是也只是在他的左前方,并没有留意到康熙的马出现了什么症状。坐在马车前的马车夫首先觉察到了马匹的不对劲,可是他以为是自己没有驾驭好,故而也不敢此刻停下来禀报,只能凭着自己的驾驭力量去拉扯逐渐不听话的马匹。

   四爷并没有留意到康熙那边的不对劲,全部的注意力仍旧放在了前面的鹿群上面。

   “皇上,这马车怎么回事?”梁九功骑着马跟在“康熙”马车旁边,发现了前面马匹的不对劲。

   这时,“康熙”才觉得马车开始呈现左右摇摆的姿势了。

   “曹师傅,马怎么回事?”梁九功一提马肚子,跑到与马车夫的同一水平上问道。他的声音随着风飘散而去,只有一点点钻入了曹师傅的耳朵里。

   “公公,马有些焦躁!”曹师傅也扯着喉咙喊道。

   “怎么回事,让马停下来吧!”梁九功也已经看见了马的反常,只见它们不停扭动着粗粗的马脖子,嘴里喷着白沫子。

   “停不下来呀!”马车夫这会儿已经急了,其实他一直都在试图控制住马,可是已经控制不住了。

   “康熙”见到此种情况,已经察觉到了出了问题,但是一时之间谁都不知道如何使前面疯跑的两匹马停下来。

   “皇上,奴才,奴才去叫人赶上来,杀了马吧!”梁九功只好对着“康熙”大吼道,因为这个时候不吼已经不能对话了。马的速度太快,人的声音一出口就随着风飘散了。

   康熙虽然没听到,但是也知道了梁九功的意思,忙点点头。

   梁九功放缓马速,对着身后跟随的护卫招手,示意他们赶紧追上来。后面的人不知道前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一时之间也有点不知所措。

   而“康熙”那辆马车此刻如着了魔一般,疯狂地往前面跑去。曹师傅已经是驾驭马车二十年的老师傅了,可是他此刻也完全控制不住这两匹马,只能紧紧拉着马缰绳随着它们疯狂地往前跑。

   “康熙”紧紧抓住马车前面的扶手,身子渐渐蹲了下去。

   再说四爷觉察到生活的不对劲,待他回头察看康熙的马车时,发现马车夫满脸惊色,而康熙正蹲在马车里,不敢站起来。

   四爷连忙一提自己的马缰绳,往康熙那边缓缓靠了过去。当他看到曹师傅朝着自己比划的时候,立刻就明白了。因为四爷自己的马也曾遭受过变故,所以他看到驾着马车的那两匹马的神色,立刻就明白了出了什么事情。

   四爷从后背抽出一根剑羽。

   他想射杀那两匹疯癫的怒马。照着它们这样的跑法,是不可能将它们拉住停下来的。所以四爷必须想办法让这两匹马停下来。

   可是等四爷想这么做的时候,似乎已经来不及了。那两匹马像疯了一般,疯狂地往前狂奔,马车被颠簸得几乎快散了架。“康熙”整个人匍匐在那马车上,不敢站起来了。

   四爷的马已经明显追不上了,不光是他的马,后面所有人的马都追不上了。情况就这样突然变得万分紧急起来。后面的人甚至都不知道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前面的人猛踢马肚子,只好自己跟着猛踢马肚子。91香蕉视频污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