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了怎么不上去?”走来战熠阳就问,明明脸上就是一阵阵的冰冷,但对着许荣荣说话就温柔的能出水,舍不得吓一下许荣荣似的。

许荣荣也没说什么,原地起立站了起来,还不等说助理就多嘴说:“不是不想上,是上不去。”

助理觉得,这时候这话就该她说,黑面人他做,白面给许荣荣做。

战熠阳的脸色就跟十二月的天气似的,冷的都能寒风飘雪,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站着的人,再看看他平时没怎么留意的年轻女职员。

“你的意思?”战熠阳问的是女职员,女职员的脸都吓白了,手心里一阵阵的出汗,许荣荣走去的战熠阳身边,拉了一下战熠阳的手,战熠阳回头看了一眼,明明身上罩了一层冰寒,可对着许荣荣就完全是温柔的能出水。

楼下的职员都人人自危,一个个的都不敢喘大气,全听那个女职员支支吾吾的解释不清。

许荣荣觉得对方挺没用的,明明没什么本事,却学人摆弄是非,结果就等同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战熠阳把人吓得差点没晕过去,最后还是给开除了,许荣荣就站在一旁注视着,战熠阳开除了人许荣荣才问战熠阳下班的事情,战熠阳说下班了,衣服在楼上没拿下来。

“我去拿。”许荣荣觉得战熠阳是酒精上头了,脸色不是太好,人多没好意思问战熠阳喝了多少酒,战熠阳一个人上去她不放心,想自己去拿衣服。

“你去。”战熠阳喝了酒也不愿意动弹,把自己的助理打发上楼去取衣服,助理忙着去取,战熠阳带着许荣荣去的外面,一边走许荣荣一边给战熠阳弄弄衬衫的领子。

战熠阳搂着许荣荣,别提多恩爱。

出了门楼里的职员还议论,许荣荣到底是战熠阳的什么人,看见了战熠阳的助理都一脸讨好的上前去打听,助理都不好意思训斥这些人,你们说是什么人,难道非要结婚证贴在脑门上,你们才能想到那是公司的老板娘。

游乐园少女

助理觉得,有些人,一出生就是当总裁的命,有些人,一辈子也就是个端茶倒水的。

“喝酒了?”路上许荣荣没说什么,战熠阳一路也都眯着眼睛靠在车椅上不动,到家许荣荣才问战熠阳。

战熠阳的脸有些微红,看着许荣荣没回答,像个犯错的孩子似的,本来阴云密布的心情,许荣荣面前眨眼即逝,什么时候消失的都察觉不到。

许荣荣有点气,你说你多大岁数了,你还喝酒。

战熠阳真是冤枉,他的年纪真是不大,喝酒很平常。

“荣荣。”许荣荣生气,转身回了楼上,有心不管战熠阳,听见战熠阳叫她又不放心了,转身又回去了。

战熠阳手里握着外套,一步两步的朝上走,走到许荣荣面前,低声叫了一声。

许荣荣翻白眼,现在想起她来了,早为什么不想想。

战熠阳确实有点醉了,洗澡都是许荣荣给洗的,洗完出来就躺在床上了,别人醉酒是什么样许荣荣没见到,战熠阳醉酒就犯困,总像是吃了迷糊药似的,迷迷糊糊的都睁不开眼睛。

战熠阳洗洗睡了许荣荣起来去的楼下,晚上饭还没吃呢,兴许什么时候就醒了,要是饿了呢。

许荣荣去楼下自己吃了一口,吃完给战熠阳弄了一口,吃不吃也都准备着,万一就想吃了醒了呢。

都准备好了许荣荣回的楼上,战熠阳一觉也睡得差不多了,感觉到身边的床向下陷去,战熠阳把手给伸了过去,把许荣荣直接揽了过去,贴着许荣荣面前蹭了蹭:“担心了?”

许荣荣没说话,撇了撇嘴,许荣荣想说也不说。

战熠阳不经常的喝酒,但要是喝肯定就是对心思的人,一定不会少喝,不多也不少。

战熠阳是不是真的醉了许荣荣说不好,但喝完酒就要睡觉,许荣荣就担心这事,一身的汗出不来,酒气都在身体里,这样就不好。

年轻的时候不懂这些,上了年纪慢慢就知道了,酒就是伤身伤人的东西,能不喝还是不喝的好,要是在家里,许荣荣看着也能放心,就是出去了,她不在的时候喝了酒她就不放心。

“没喝多少,一瓶。”战熠阳其实喝了两瓶,对方也确实能和,对他的脾气,要不他也不喝。

许荣荣没说话,埋头无语。

战熠阳搂着人,拍了两下,亲了起来。

许荣荣说战熠阳怎么就那么嘚瑟呢,你都喝成什么样了你自己不知道么,你还往我身上贴。

许荣荣就是不愿意,推着战熠阳要他起来,奈何许荣荣的力气实在是不多,战熠阳但凡是使点巧劲都能把许荣荣给制服。

“下次不喝了。”战熠阳的脑门都出汗了,酒都憋出来了,许荣荣以为浴室里一顿洗都差不多了,谁想到又出汗了。

“你就嘴上说。”许荣荣不信了,但还是很担心,抬起手擦了擦战熠阳额头的汗,战熠阳的双手紧握着许荣荣的腰,恨不得就这么握紧手掌心里似的,力气用不完的用,到底都用在许荣荣身上了。

一番缠绵下来,战熠阳的出了一身汗,酒气总算是散了,趴在许荣荣身边也不爱动了,没多久就睡了。

战熠阳睡了许荣荣才放心,去洗了洗回来才上床睡觉,推了推战熠阳问他吃不吃点东西在睡,战熠阳根本没动静,睡得死沉。

许荣荣躺下,给战熠阳盖了盖被子,这才睡过去。

许荣荣第二天早上又接到了导演的电话,说是今天就要开机,问许荣荣能不能过去,其实就是例行公事的通知许荣荣过去拍戏。

许荣荣没事,当然有足够的时间,战熠阳也没一件,还是专门找了两个人暗中保护。

许荣荣觉得也太小题大做了,但也不知道说点什么,你说他也不听,最后也只能由着战熠阳的性子做了,爱怎么怎么吧。

片子其实早就拍的差不多了,许荣荣的戏剩下的也不多了,但姚文熙的那些戏不能变,要重新选用演员,把姚文熙之前拍过的戏都重新再拍一遍,其中也有不少是许荣荣的戏,这么一来就麻烦了,许荣荣也免不了要多做不少白工。

好在导演知人善用,这次没让大家失望,请了个敬业的演员,看着年纪小,但确实老戏骨了,人也滑头,一来了片场就大家给逗得呵呵大笑,本来心情都挺压抑的,给这么一闹腾倒是散了不少。

“荣荣,这事还是要你回去和战总说说,我们也是疏忽了,不知道姚文熙是个心术不正的人,都给她骗了。”杀青的庆功宴上,导演说了不少话,紧挨着许荣荣,和当中给许荣荣倒了一杯酒,许荣荣在外面不喝酒,委婉的拒绝了。

桌上的几个人也都知道,许荣荣不是什么一般的女演员,人家不是出来混饭吃的,就是出来玩个票,出不出名没在乎过,人家也认真的拍过戏,这和那些一心想着出名的演员是不能放在一起说的。

许荣荣酒不喝,没人劝酒,都明白,人家不一样。

导演都把话说的这份上了,许荣荣还能说什么,人家这是怕战熠阳倒打一耙,才跟她好言相求的。

“我回去了跟他说。”许荣荣一句话不说也不好,行不行回去告诉战熠阳一声,别让导演一顿饭吃不好。

导演这才放下酒杯,一桌子的人有说有笑的说起话。

桌上的人许荣荣真不认识几个,赞助商首先许荣荣就不认识,没接触过。

还有几个写剧本的她也都没见过,更不认识,再就是一些帮过忙的人,许荣荣也不认识。

剩下的几个认识的,有男一号和新进的女儿好,她叫关乔乔,这个人挺有意思的,年纪不大,喜欢说喜欢小,从小就出来演戏,戏演的挺多,许荣荣也知道她,只是没想到这次拍戏对方会给自己做了配角,挺意外的。

余下的人都是剧务之类的人了,许荣荣说熟悉不熟悉,说不熟悉又不陌生,基本没什么话可说。

唯一的一个,许荣荣有话说的人,就是这部戏的男一号了,许荣荣还帮着战熠阳签了这个人,说不不熟其实也够熟。

许荣荣挨着男一号坐着,别人推杯换盏的时候许荣荣就和男一号闲聊,两个人也酸有话说。

“你的合约差不多到期了,到时候你就能去新传媒影视公司了,你演技那么好,一定会大红大紫。”许荣荣这可不是奉承的话,她是真这么觉得。

男一号不经意的笑了那么一下,靠在一边端着酒杯注视着桌上的一些人,“以后的事谁知道呢,现在就这样了。”

他没什么太大的抱负,做这一行就是这样,你别算计什么,算计不来,好好的努力朝前看,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不来。

演艺圈不是什么好地方,水性好的来了能淹死,水性太好的能把你泡死,最好是摸着石头过河,平平淡淡的起来,这样反倒更好。

“你这样的人挺少的。”看男一号不爱说话,许荣荣起来走了,房子里确实太闷热了,她不喜欢这种场合,要不是今天导演求着她来,所有的演员又都到场了,许荣荣真不想来。

挺意外的,日日草夜夜草刚出了门就遇见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