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实验室研究所网页入口

最先到达京城的还真是恭王,毕竟洛州距离京城不是很远。

只不过他到的时候周满正关在皇庄里呢,种痘事业依旧在有序的进行,而且太医院开始将技术下沉到太医署,周满和卢太医一人带了五个学生,从培育牛痘,判断牛痘毒性开始学起。

其实并不是很难,只要过两次手就会了。

太医署的学生也开始种痘,等他们都对天花免疫了,再对天花做研究时就要方便许多。

萧院正和刘太医周满商量着,等过一段时间还要召集京城中各药铺医馆,若是没有意外,太医院还会将种痘技术教授给他们。

这是周满的提议。

因为中秋将至,满宝在带刘三娘的时候不免想念自己的另外两个徒弟,尤其郑辜和郑芍送她的中秋礼已经提前送到家里了,于是周满就更想他们了。

于是提议让地方医署的人员回京培训,她道:“陛下既然有意让更多的人接种牛痘,那这项技术肯定要要交给地方医署的。”

萧院正自然也知道,但他不想那么快就教底下的学生,他的计划是万人之后再教习。

满宝却道:“禁卫一接种,距离万人的目标也就不远了,而且,现在我们人手不足。”

皇庄这边,太医院给了她和卢太医派遣医助,但人手依旧是不够的。

而且,培育牛痘也需要大量的人手,这件事一直是她和卢太医在做,被占去了大量的时间。

圆脸肉肉清纯美眉海边写真

她道:“将人召回来也需要时间,而且地方医署不可能不留人,分两批,甚至是更多批次的回来学习,所耗费的时间更长了,一回一去的花销也高,所以我觉得计短不如计长。”

而且既然已经计长,满宝不介意更计长一些,直接道:“天下之大非我等能双足踏遍的,天下人之多,也不是我们几个人能顾得过来的,所以我认为若真想将种痘一事做好,势必需要专门负责此事的人。”

满宝道:“而且,天下新生,国力日渐强盛,人口增长会越来越快,每年都有大量的新生孩子,这些孩子长到一定岁数都需要接种痘苗,因此这一行业是不会衰减的。因此我建议在太医署中增设种痘科,专门负责学习、培育痘种、接种牛痘,还有对更安的牛痘的研究。”

刘太医和诸多太医们目瞪口呆,萧太医也目瞪口呆,然后他目瞪口呆后总算是想起了自己的正职——太医院院正。

他终于思索起防治天花的前景来,说真的,对于皇帝说的,将来天花绝种的话他是打心里嗤之以鼻的,因为政治稳定很艰难,一朝皇帝一朝臣,他估计,陛下活多久,种痘之事就维持多久,而将来……

萧院正看了一眼周满,继任者要真是太子殿下,那继续此事的可能性倒是极大,可要是换了一个继任者……

反正,萧院正是不会计划那么远的事的,他最多计划明年的事。

而他对太医院明年在种痘一事上的规划是种痘满一万人,得到一万人的数据。

但周满已经计划到三年开外去了,她甚至悄悄和萧院正道:“刘太医都和我说了,院正您是担心那什么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摊子铺得太大,将来遭受反噬的是我们太医院。可您要知道,作为大夫,我们最厉害的不是太医这个职责,而是脑子里关于治病救人的东西。”

“如今我们借用国力和陛下的内库做出来的所有东西都是可以传承的,大不了将技术交给更多的人,将来就算太医署不在,地方医署也都被取消,甚至太医院也不在了,可我们的技术是存在的,那就不算亏。”

于是周满撺掇萧院正招募民间大夫,将种痘法和治疗天花的方子及针灸法传授给他们。

说真的,萧院正和周满谈过后,整个人都是恍惚的,他忍不住看着周满,半天说不出话来,其实他也不知道该和周满说什么,因为实在是出不了口。

同僚多年,俩人来往又多,彼此间算是很了解了。

萧院正知道周满喜欢与人交换医术,她就拿了不少方子和理论医学与他换了两本书,这两年,他的医术也有所进益。

说是交换,可有时候周满并不计较得失,比如她交换给他们的针灸之法,转头就写进了医书了,直接刊印成册,教授给太医署的学生。

有时候,她授课时,若是提到以前和他们请教过的疑难病症,她也会把好容易从他们手里交换来的东西教给学生们。

太医们上前请教,她也从不吝惜。

所以,说是交换,她不过是想从他们那里学到东西,但其实并无据宝之心。

太医院里的每一个太医现在都知道这一点儿,所以他们很纠结。

想要不付出代价的从周满这里学到东西,也简单,不要让她知道你手里有好东西就行。

因为她不知道,你请教她,她多半会教你;她若是知道,她就一定要你把东西拿出来交换,不然她绝对不教,也不乐意教别人……

可周满交际太广了,又话唠,太医院里谁家有什么好书,祖上出过什么厉害的大夫,她都一清二楚。

而且,要将这些藏匿起来,那你岂不是没有长处了?

他们吝惜自家的医学为的是什么?

为的就是不至于教会了徒弟,饿死师父。

可若是都不叫人知道自己手中有这样的本事,那何来饱腹之说?

他知道,以她如此的心境,再加上如此的天赋和聪慧,将来整个太医院里的人都及不上她。

却原来还是低估了她,他以为她是大江大河,结果人家是汪洋大海一样的心胸,这就要把辛苦两年的成果拱手教给所有人。

萧院正只是略一想都心痛不已,坐在椅子上半晌不说话,最后道:“此事得问过卢太医。”

关于痘种和种痘的研究,周满是首功,那卢太医就是第二功臣,尤其治疗天花最重要的那张方子还是卢太医给的,所以一定要问过卢太医的。

卢太医自然是不愿意的。